一個在印度的悄悄改變

在緊鄰美麗湖泊旁的Bhopal,最近發生了悄悄改變。Bhopal周邊瓦楞紙包裝市場的生態的事,這個故事將由2011年的4月說起。

在遙遠的東方中國上海浦東位於機場約1小時遠的展館,一批批由印度前往參觀瓦楞紙展覽SinoCorrugated 2011,參觀者將近20000人,其中來自印度參訪者將近15%左右。其中一位來自Bhopal的瓦楞紙工廠的經營者與他的朋友來到人潮洶湧的會場攤位。由於展覽只有3天的時間,加上語言與文化的不同。在這個以中文為主的市場,溝通顯得有些困難,加上展覽會場各式各樣的瓦楞紙的機器設備,讓這群來自印度的參觀者眼花繚亂。有的專注在經濟方面的設備,有的參觀者新開發最新技術的設備,各式各樣的展出讓這群來自印度的參觀者,大部分使用半自動瓦楞紙設備有了不同的感受,然而他們共同的目的就是要提升他們的生產力與品質,藉由購買合適的設備,期望在未來一年內可以看到成果來提升獲利。

proimages/DSC02602.jpg

然而會場攤位多的眼花撩亂,加上過去在市場上朋友口中的經驗得知,來自中國的設備存在許多品質與售後服務的問題。受騙上當或事後後悔的不在少數。但也有少數成功的案例。

這位來自Bhopal的瓦楞紙廠經營者,他了解他目前使用的半自動設備,如果這樣繼續經營下去,會持續與競爭者在價格上不斷競爭。加上市場成本不斷增加,利潤只會越來越少。因此他心中自有想法。將藉由此次參觀,找到最適合的供應商,在自己的預算範圍內,趕快把自己的計畫實現。

他來到一個結合了許多國際策略聯盟的攤位Max Group,以明暐、永錦達為主體的公司。看著他們絡繹不絕的訪客,不論是當地的中國訪客或是印度的訪客,及來自世界各國的訪客幾乎讓他們保持在非常繁忙的狀態。與他們的會場人員用熟悉的英文親切交談得知他們有安排客戶去參訪的行程,但來回可能要花上6-7個小時,此時他猶豫是否有花這麼多的時間去參觀,因為只有三天的參觀時間,然而他對自動化瓦楞紙生產的設備極感興趣,所以下了決心由明暐安排去參觀。漫長的路程增加了心中的不安,不知此行花了這麼多時間是否值得,還好同行著有許多來自印度與東南亞的客戶,彼此可以分享行業經驗,經過3個小時的車程終於看到這家客戶的設備,設備自動化的程度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是確實讓他看到明暐/永錦達這套設備的穩定生產與運轉時的優異表現,他觀察到明暐/永錦達的設備採用的都是重型的設計,源自他們台灣總公司的設計以確保高速與長時間運轉的穩定性。而且關聯的零組件都是採用於台灣進口,用台灣、日本,歐美知名品牌如軸承、刀具、馬達、變頻器、棉織帶….等。以確保耐用性與穩定性。這個深刻的印象,著實讓他改變了部份追求便宜,但耐用度堪慮的在中國製造的設備。各次的參訪讓他了解到不同等級設備供應商的市場區隔,他也在參訪工廠的許可下拍了一些相片當作紀錄。他有著滿載而歸的欣喜,但心想設備性能與價格的關係,恐怕要做好財務規劃,回程又花了許多時間回到上海市區,結束了印象深刻的旅程。之後他也在別的機會陸續參觀了幾家設備供應商的設備。但設備的表現印象最深刻的還是明暐/永錦達的設備。而他們已經在印度有其它2個客戶(AlignWadpack),都很滿意。

proimages/team_picture.jpg

       2011年的8月藉明暐/永錦達在印度開始籌設印度辦公室的人員的討論,在孟買敲定了最終價格與規格。他決定投資1.6M 5層,最高速度180米/分的自動瓦楞生產線。配備了單面瓦愣機、原紙架、修邊機、橫切機…. 。明暐/永錦達在北方的工廠山東明瑋製造。他們也開始與銀行的貸款協商終於得到足夠的額度。2011年的11月他到生產工廠SDMW參觀。也對他將來設備的品質充滿了信心,同時他也開始改建他的工廠。

        2012年的5月開始貨到工廠開始裝機。山東明瑋派了3個工程師裝機,有機械、電機、電腦。7月中第一批紙板生產出來、8月份正式投產。他的生產量已經是半自動設備的4倍之多,10月他已經超出他的預期,他需要更多的訂單來支持整個生產,如今他已成為Bhopal地區產量最高的瓦楞紙供應商。

proimages/DSC00739.jpg

 投入自動瓦楞紙生產設備以後,由於產量的不斷增加,這個Bhopal客戶的印刷機設備已無法滿足他的需求,經過財務可行性評估,他決定投入更高階的印刷設備,也安排年底前往中東地區前往考察印刷機設備。期待將自己的產品定位在可提供精密印刷的高品質紙箱的瓦楞紙箱的供應商。利用高品質的提供來創造附加價值給他的客戶,也創造了一個市場區隔使得他的競爭者無法輕易超越他。這個悄悄改變的故事,已經影響到Bhopal周邊整個瓦楞紙箱的供應生態而這個改變仍在持續中。

proimages/DSC00791.jpg